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与中国的关系

2017-10-06 10:36      来源:浙江第一城综合      点击: 次      关键字: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与,中国,的,关系,达尔,

  达尔富尔问题

  达尔富尔问题,是非洲苏丹境内的达尔富尔引发的一系列国际和地区地缘政治问题。由于苏丹边界是19世纪欧洲列强瓜分非洲和实行殖民统治时人为划定。达尔富尔地区不少部落曾被划到不同的国家,因而该地区的部族与周围邻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近年来,随着达尔富尔地区石油等矿产资源不断被开发,部族之间为争夺资源的斗争日趋激烈,一些邻国也以各种形式卷入其中。

  苏丹一览编辑为了解达尔富尔当前的危机,必须从广义的角度简略地审视达尔富尔局势。苏丹是非洲面积第三大的国家,国土面积约为191万平方公里,北邻埃及,东接红海、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南毗南苏丹共和国,西壤中非共和国、乍得和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前苏丹人口约为3 089万,其中32%居住在城市,68%居住在农村,游牧人口约占7%。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北部地区尤其如此,而基督教和传统拜物教在南部较为盛行。苏丹是一个拥有联邦制政府的共和国,实行多级行政管理,全国分为26个州,大约120个县。苏丹民族特性的构成相当复杂。苏丹人由许多部落组成,部落居民讲130多种语言和方言。日积月累形成的伊斯兰-非洲-阿拉伯文化,已成为该国北方的主导

  达尔富尔问题文化。阿拉伯语在全国大部分地区通行,是大多数苏丹人的“普通话”。苏丹被视为最不发达国家,在2004年开发计划署人类发展指数中列第139位。苏丹没有发达的公路交通网,大部分地区依赖农牧业自给经济。但最近几年,尤其是在该国中部和南部发现石油之后,商品农业、工业开发和自然资源限度开采有所发展。从英国殖民时期至今,青、白尼罗河交汇的中部地区一直是备受注目之处,因为发展和建设集中于喀土穆以及将长纤棉作为国家主要农作物种植的肥沃的杰济拉地区。除这两个地区外,苏丹广阔领土的其余部分仍然被边缘化和忽视,包括达尔富尔及科尔多凡、努巴山区、苏丹东部和南部等其他地区。即使是介于埃及边界和喀土穆之间的北部地区,也是渺无人烟的沙漠。1956年1月1日,苏丹摆脱英国和埃及统治获得独立。独立之后,国家在军事专政和民主统治之间摇摆不定。在49年国民统治中,苏丹经历了1956-1958年、1965-1969年和1985-1989年的10年民主时期。除此之外,苏丹被军人通过政变夺权专政统治。1956年独立后,苏丹经历了2年的民主治理期。1958年11月,易卜拉欣·阿布德将军通过政变夺取了政权。阿布德支持推广阿拉伯语和传播伊斯兰教,但这一主张引起了南部的抵抗。1962年,南部动荡加剧。1963年出现了武装反叛。政府在全国加大镇压行动。1964年,喀土穆的学生抗议活动演变成公众骚乱并迅速蔓延。阿布德辞去国家元首职务,由一个根据1956年《临时宪法》任命的过渡政府掌权。

  过渡政府于1965年4、5月份举行了选举。1965年6月,由乌玛党政治领导人穆罕默德·艾哈迈德·马哈古比领导的联合政府成立。但是,马哈古比政府未能议定和执行有效的改革政策。1969年5月,由加法尔·穆罕默德·尼迈里上校率领的一批军官夺取了政权。他们推行一党制社会主义思想,后来演变为政治伊斯兰教。1972年2月,尼迈里与南部反叛分子签署所谓的《亚的斯亚贝巴协定》,规定南部实行某种程度的自治。这项协定为此后11年带来了和平。然而,在最后几年统治期间,尼迈里将军采取了几项使其紧握大权的措施。南部发现石油后,尼迈里实行措施,确保将南部产油区归入北部,并取消了南部自治。此外,1983年9月,在全国伊斯兰阵线当时的领导人哈桑·图拉比和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下,尼迈里开始推行伊斯兰教法统治。所有这些步骤都遭到了南部的强烈反应,并最终导致1983年爆发与南部的第二次战争。其他有关土地所有权法和地方或部落行政制度的关键措施,将在下文阐述。最后,1985年4月,尼迈里军人政府被一批军官发动的军事政变推翻,随之成立了以阿贝德·拉赫曼·希瓦尔·达哈卜将军为首的过渡军事委员会。在1986年举行的选举中,乌玛党领导人萨迪克·马赫迪获胜并出任总理。马赫迪政府执政不到四年。在此期间,马赫迪政府开始采取一些重要措施,但却面临重大挑战,包括与南部的持续战争以及干旱和荒漠化等。苏丹现任总统奥马尔·哈桑·巴希尔将军于1989年6月与穆斯林兄弟会合作发动军事政变后夺得政权。许多苏丹人在这次政变后被关押或流亡,财产被没收,政党被查禁。巴希尔和尼迈里一样,深受全国伊斯兰阵线主要理论家哈桑·图拉比的影响。从1989年开始,法律和司法制度都作了重大调整,以符合该党诠释的政治伊斯兰教。1998年,随着新的《宪法》拟就并于1998年7月1日生效,以及同年12月举行选举,执政党的理论基础发生了变化。1998年《宪法》仍然体现一个严格的思想体系,规定实行政府联邦制,并保证一些重要的基本权利。1998年12月的选举遭到了所有主要反对党的抵制,巴希尔总统的全国大会党赢得议会360个席位中的340席,他本人也当选又一个五年任期。图拉比成为议会议长。该党成员继续担任关键职位,对政府、军队、安全部队、司法机关、学术机构和新闻媒体施加强大影响。1999年,由于全国大会党发生内部权力争斗,巴希尔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解散议会,冻结《宪法》的一些重要规定,包括与各州地方政府的结构有关的规定。2000年5月,图拉比退出执政的全国大会党,实际上成立了一个名叫“人民大会”的新党。许多与图拉比交好的官员辞去政府职务。2001年5月,图拉比本人被软禁,后被指控为策划政变。现仍被关押。人民大会党至少有70名骨干成员未经控罪或审判被关押,另有一些成员流亡国外。南北内部冲突自1983年爆发以来,在许多方面使苏丹遭受重创。这是非洲持续时间最长的冲突,引发了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和人道主义灾难。200多万人在冲突中丧生,45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但经过多年战争,也迫于强大的国际压力,苏丹政府与南部主要反叛运动“苏丹人民解放运动/解放军”从2002年开始和平会谈。在政府间发展管理局(伊加特)的主持下和“三架马车”(美利坚合众国、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和挪威)的支助下,苏丹和平进程取得重大进展。2002年7月,双方签署《马查科斯议定书》,就一项阐述治理原则、过渡进程和政府构成的广泛框架以及南部苏丹人民的自决权利达成了具体协议。双方同意继续就权力、财富共享和停火等未决事项进行会谈。随着2003年和2004年在奈瓦沙(肯尼亚)签署一系列框架议定书,由伊加特居中调解的和平进程大幅推进。2004年12月31日,双方签署关于执行方式和永久停火的两项议定书,标志着奈瓦沙会谈和谈判的结束。2005年1月9日,第一副总统塔哈和人运/解放军主席约翰·加朗正式签署《全面和平协定》,其中包括以往签署的所有文件,包括2004年12月31日的两项议定书。到此,和平进程抵达终点。《全面和平协定》标志着20年内战的结束,它要求在6个月过渡准备期和6年过渡期之后,就南部苏丹人民的自决权利举行全民投票。《全面和平协定》规定立即启动制订临时国家宪法的进程。由每方各7人组成的一个委员会将起草《宪法》,然后提交全国制宪委员会审查。2011年2月7日,苏丹正式宣布苏丹南部公投的最终结果,98.83%的选民支持南部地区从苏丹分离。苏丹总统巴希尔宣布承认和接受苏丹南部公投的最终结果。

  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是怎么一回事

  1、达尔富尔大屠杀  位于埃及以南,撒哈拉沙漠的东边的苏丹是非洲最大的国家。苏丹主要的经济收入来自石油。可惜,像其他出口石油的发展中国家一样,其资源并没有用为苏丹人民带来什么益处。相反,得益的只有少数政府和社会掌权人仕。约7成的苏丹石油收入投资在国家军事、军备上。  位于苏丹西部的达尔富尔(Darfur),面积相等于美国德州。它的边境连接着利比亚、扎德以及中非共和国。达尔富尔的人口约六百万,是非洲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在国泰安稳的年月当地人靠着耕种、游牧为生,生活困苦。此刻,他们面对的是与10多年前卢旺达发生一样的动荡不安的时代。  达尔富尔现在的危机始于2003年。数十年来的忽视、歧视、缺水、压迫和小规模冲突催使两组民间反叛军(SLA & JEM)的掘起,挑战苏丹总统Oman al-Bashir的主权。这些叛军主要代表非洲回教农民,要求民生改善。苏丹政府的回应手法残酷,为了打击叛军,他们供应军火及援助给予亚拉伯裔回教徒武装份子--统称为Janjaweed。2003年起,这些民兵摧毁无数村落,断绝粮食,水源供应,以及有系统地杀害强暴,拆毁数以十万计达尔富尔人及其家园。这些侵略得到苏丹政府和军方的支持。  达尔富尔里的人民无一幸免。苏丹政府甚至遗反国际人道协定把其战机涂为白色,与联合国人道组织一样,扰乱耳目,欺骗在等待援助的难民。  至今,苏丹政府反叛军计划已造成四十万以上的人死亡。约二百多万的当地人被迫离开家园,搬进难民营。至少二十多万被赶进邻国扎德。这些流离失所的难民靠着绝无仅有的国际缓助望天打卦地生存着。  现在大约还有一百万人仍居住在自己的村落,每天受到军事威胁,随时被导弹歼灭,武装份子杀害、强奸、拆毁。他们的安全完全依赖着非联(AU)和平部队的介入。可惜非联的资源有限,只有七千多位军人。以致他们只能作极有限度,象徵式的保安。  2、现况达尔富尔的实况每况越下。苏丹政府与及雇佣兵的狙击持续不止,令到数以万计的人成为难民,搬到难民营里。  现在,达尔富尔和扎德有大约共100所难民营依靠着国际组织的援助。其中包括13,000名人员,他们的工作被种种保安及运输问题限制着,以及苏丹政府不停的滋扰和管制。  这些人道组织的工作人员甚至成为了政府以及部份反政府叛军的袭击目标。他们的车辆被骑窃、偷取;工作人员执行任务时被攻击、恐吓;办公室被抢掠。  跟据联合国的资料,2007年的首两月中有3万多人被迫于无奈搬进难民营。联合国与其他非政府组织均表视他们的人道工作在苏丹政府的阻扰下随时会临崩溃,造成每月死亡人数过10万的悲剧。

  苏丹达富尔问题为什么和中国撤上了关

  在内地,达尔富尔问题一直没有被很好的宣传。达尔富尔,苏丹的一个地区名,多年前就有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的冲突,国际上一般认为是苏丹政府支持的加宁韦德组织针对达富尔地区的非阿拉伯平民的袭击导致的危机,称为达尔富尔危机,几年下来有超过20万人丧生。联合国希望能够派出维和部队,和非盟的维和部队联合在一起制止达尔富尔地区的种族屠杀。但是苏丹政府认为达尔富尔问题是内政,不同意联合国派进驻维和部队,此外,苏丹政府还否认国际组织和人道主义救援机构的所有指控,仅仅承认在政府打击叛乱武装的过程中的确有一些平民伤亡。在达尔富尔问题上,中国投了弃权票。中国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说,中国一直建议提案国在案文中写明“征得苏丹政府同意”这一安理会固定和惯用措辞,同时敦促提案国慎重考虑表决的时机。王光亚说,遗憾的是,提案国未能认真听取和采纳中方的忠言相劝。他说,鉴于对通过决议的时机和案文措辞本身均有保留,中方只能对决议投弃权票。而外交部发言人秦刚重申,中方主张联合国在苏丹的维和行动应征得苏丹政府的同意,并且主张有关国际行动,特别是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应征得苏丹政府的同意,这样才能使维和行动真正达到预期效果。另外有分析认为,中国是苏丹的最大投资者,中石油占有苏丹最大石油公司大尼罗河40%股份、喀土穆炼油厂、石化厂各50%和95%股份,并修建了750公里输油管及苏丹港30万吨油轮泊位。中国占苏丹全国出口额55%,大部分为原油出口。出于保护石油利益的考虑,中国一直反对美英等大国介入达尔富尔危机,反对制裁,不赞成联合国维和部队介入,并多次在安理会表决制裁行动时投出弃权票。中国政府还向苏丹政府提供了大量资金及物资援助等等。一些非政府组织也在积极通过活动呼吁有关国家制止在达尔富尔的种族屠杀,最有影响力的是‘拯救达尔富尔联盟’,由160多个非政府组织结盟组成,目的是提高美国社会对于达富尔危机的认识程度、敦促政府采取更多的干预行动,到今年6月底,第100万个签名的是希拉里·克林顿。可喜的是,最近关于达尔富尔危机的问题露出了曙光,《亚洲时报》最近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对国际社会在人泉纪录方面的批评一向甚少积极回应,但近几个月西方人权组织显然成功地找到了着力点:因为认定中国为‘苏丹达尔富尔屠杀的帮凶’,西方有人发起杯葛2008奥运的运动;近日,中国罕有地委出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向苏丹政府施压,又派遣工兵队协助落实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国际人泉组织的行动一次比一次有影响力,达尔富尔将是一个烫手山芋,持续考验北京的政治外交智慧。”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