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旗

高旗,男。汉族。1968年2月26日出生于北京。(双鱼座)。超载乐队主唱。 >>

高旗个人资料高旗感情生活高旗热点解答高旗人物经历高旗影视作品 最新消息图片相关明星

高旗个人资料

  中文名: 高旗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

  出生地: 北京

  出生日期: 1968年2月26日

  职业:超载乐队主唱

  代表作品: 与羽泉,黄征合作单曲《生命是一次奇遇》;出演《独自等待》

高旗感情生活

  1996年10月,高旗与陈娟红相识后,向她展开了爱的攻势。陈娟红没有明确表态,只是把他当作普通朋友。高旗顿时明白了,自己和陈娟红得有一段较长的感情培养期,才能实现从普通朋友到恋人的升华。那天,他得知陈娟红从黑河飞回北京没去单位上班,且手机一直处于关闭状态,就猜测她是不是病了。他多方打听,推断陈娟红可能患上了颈椎病,就买了一台颈椎理疗仪,给她送上门来了。“谜底”揭开后,陈娟红心里涌起阵阵暖流。此后,陈娟红只要在北京,就使用那台理疗仪。当高旗同她见面后,得知疗效不太显著,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是:“那我做你的理疗仪,给你最贴心的呵护。你能给我这样的机会吗?”她爽快地点了点头。从此,陈娟红真的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理疗仪”了:只要有空,高旗就会陪她去看全国著名的骨科专家;他每天都要叮嘱她按时服药、贴药膏,出差在外时,他还用手机向她发送一些健康小贴士,提醒她每隔半小时就要活动脖子和肩周一次,最好站起来走一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不是带她去游泳,就是去郊外放风筝,还像医生一样纠正她的坐姿和站姿。只是,一晃两年过去了,高旗为陈娟红尝试了几乎所有的保守治疗方法,可还是没能达到预期的疗效。2002年底,陈娟红和高旗之间的恋情走向了成熟,两人在北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2003年春节期间,陈娟红的颈椎病又犯了。高旗一边帮她推拿,一边说:“看来只能通过做手术了,这样才能治本。”一听做手术,陈娟红吓得直朝后躲。她担心刀口会留疤痕影响形象,还担心手术有风险。没几天,高旗将一沓宣传资料交给陈娟红,说:“解放军304医院推出颈椎间盘射频消融手术,应该适合你。”原来,这种技术是国际上最先进的,具有创伤小、病人无痛苦、术后恢复快等优点。看完这些资料,高旗又陪她去了北京市海淀区的解放军304医院。骨科专家给她作了认真检查后,称她适合做这种射频消融手术。陈娟红当即答应做手术。医院领导征求她的意见,希望能对她的手术过程进行全程录像,制作成电视科教片。陈娟红和高旗一商量,表示愿意配合医院进行医教宣传。3月7日,陈娟红住进了解放军304医院,高旗推掉好几个演出单子,守候在她的病床前。3月10日上午8时许,陈娟红被推进了手术室。整个手术是在局部麻醉状态下进行的,她的头脑一直是清醒的,大约进行到中途时,她听见医生说了句“出血了”,随即室内鸦雀无声。不一会儿,手术继续进行……3个多小时后,陈娟红被推出了手术室,住进普通病房。高旗成了最称职的“护理工”,天天对她悉心照顾。有一天,陈娟红小心翼翼地问:“旗旗,我总担心手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他安慰道:“你不要想得太多了。”10天后,高旗给陈娟红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后,他要她歇上一些日子,可是3月底,国际超级模特大赛就要在泰国举行,陈娟红觉得自己作为一名领队,一定得去。高旗只得动手给她收拾行囊。临行前,他特地给她戴上充气式颈椎托,然后围上丝巾,要她重点保护好自己的颈椎。3月底,陈娟红带着80多名模特从北京飞抵泰国。比赛期间,高旗每晚都要通过国际长途电话对妻子千叮咛万嘱咐。一周后,陈娟红飞回北京。高旗催促她赶紧去解放军304医院复检。拿到复检结果,陈娟红惊呆了!手术过程中,竟然有一个2毫米的射频电极尖端断裂,遗留在她的颈椎5~6节间盘处。而医生表示,在一年内不能连续做穿刺手术取出这个刀尖。回到家里,高旗带着深深的愧疚说:“你的手术做完后,医生告诉我,只是出了点小麻烦。我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见陈娟红情绪低落,他又安慰说,“这些年来,你只顾工作,身体透支得太厉害了,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调养一下。”为了照顾好陈娟红,高旗放下了自己的音乐事业,每天都在家里陪伴着她静静地休养,尽量让她减少颈部运动,以免出现意外。面对纷至沓来的邀约,高旗要陈娟红“学会放弃”,他帮她推掉了不少演出任务。8月底,令高旗忧虑的事情发生了。那天夜里,陈娟红梦见刀尖从颈椎那儿滑落到心脏里,惊出了一身冷汗。醒来后,她失声痛哭。第二天,陈娟红上网查询到,遗留在颈椎5~6节间盘内的刀尖是钛金属,如果移位并伤及中枢神经的话,极有可能造成高位瘫痪。这些信息,让她产生了严重的恐惧心理。为了消除留在陈娟红心中的阴影,高旗定期陪她去医院作X光检查,那个刀尖没给她添任何麻烦。他还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并让医院领导及医生、亲朋好友将“超级名模脖子里有把刀”的消息封锁住,以免给她带来更大的压力。2005年春节后,陈娟红在高旗的呵护和关爱下,恢复到几年前的良好状态。她决定再上T型台,高旗坚决反对:“你去演出时,要穿高跟鞋,戴上沉重的水晶头饰,化妆和排练又需要很长的时间,颈椎哪能吃得消?”她说,“这么年轻就闲在家里,我哪能做得到?”经再三考虑,高旗建议陈娟红从台前走到幕后,创办服装模特职业培训学校,把更多的优秀新人推上T型台。没多久,陈娟红在高旗的全力帮助下,有了自己的服装模特职业培训学校,高旗自告奋勇地出任音乐艺术总监,并邀请著名造型师毛戈平担任造型创作艺术顾问。为了能招到高素质的学生,高旗陪同陈娟红离开北京,专门跑中小城市宣传、推介服装模特职业培训学校。经两三个月的奔波,陈娟红和高旗招到了近百名学生,培训班办了起来。学校工作走上正轨后,高旗放心不下遗留在爱妻颈椎内部的刀尖,陪她去医院做X光检查,发现她的颈椎生理曲度消失,而正常的颈椎是有一定的向前凸起的生理弯曲。值得庆幸的是,那个刀尖并没有移位,仍处在颈椎5~6节间盘内。但医生不敢给陈娟红做后续手术,理由是刀尖尚未被肌肉组织包裹形成包块。陈娟红和高旗一连咨询了10多家大医院,得到的都是“暂不宜手术”的答复。至于那个刀尖何时形成包块,确实是个未知数。万般无奈之下,陈娟红和高旗只得去解放军304医院,与医院领导协商解决,得到的答复是可退还4万多元的医疗费。陈娟红和高旗没有答应,他俩考虑再三,决定请一位名律师,向医院讨说法。麻烦随之而来,那个断裂的刀尖是医生的操作失误造成的,还是美国方的器械质量不过关,没办法作出医疗鉴定。这起官司不好打,知名律师个个摇头。高旗让陈娟红安心从事学校里的工作,自己带着相关手术资料,千方百计去寻找擅长这类医疗官司的律师。2005年10月,高旗找到了北京万邦律师事务所的张静律师。在张静律师的建议下,陈娟红和高旗委托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对手术射频刀尖折断并遗留在颈椎中的危害性及潜在性危险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是:刀尖端遗留在陈娟红四到五节的颈椎间盘处,目前已有轻度移位,尚无造成器质性损害。如该金属异物进入脊髓腔或者压迫颈部神经,可能造成脊髓的高位损伤,也就是有着潜在性的危险。2006年3月,陈娟红在高旗和张静律师的陪同下,将解放军304医院及射频刀的销售商、代理商告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年后,陈娟红终于打赢了这场医疗官司。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解放军304医院及射频刀的销售商、代理商共同赔偿陈娟红的误工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6万元。这起医疗官司告一段落后,压在陈娟红心头的那块巨石挪开了。她全身心地投入到教书育人的工作中去,大胆地推出了精英模特研修班课程,还尝试着与全国多家模特经纪公司合作办学等。陈娟红打心眼里感激丈夫一往无前的真爱,帮助自己走出命运的低谷,在T型台下实现了华丽的转身,通过自己的学生将梦幻之美带给国内外无数观众

高旗热点解答

  个人评价

高旗

  高旗1996年8月,中国Thrashl的代表乐队“超载”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超载》,在历经多年的艰难困苦之后,他们把对人性的体察和对生命的思考全都爆发在这张唱片的每一个音符之中,充满新式文学的冲击力且极具哲学深度的歌词以及宽广的曲风和爆发性强劲的节奏,无不从灵魂深处绽放出了强悍的冲动与力量。关于“超载”这个名字,是因为有一次高旗给女友打电话,女友不断地说自己怎么怎么忙,高旗随口说了一句“你的生活真够超载的”,高旗觉得这个词挺有意思,于是就成了乐队的名字,它的含义就是指人们始终在一种超载的情况下生活。“超载”自从1991年诞生之日起就被一些人认为是不吉利的乐队,他们光乐手就更换过十几个。对于“超载”的灵魂人物高旗来说,乐队成立之后他所经历的艰辛、困顿、坎坷、压抑、无奈是超乎他的想象的。时间进入二十世纪的末尾,加速度变化的时代让一切都变了,重金属早已被抛在脑后成了一个被讥笑的代名词。经过反反复复的思考和变通,“超载”终于卸掉了层层重金属盔甲,他们在2007年5月份推出的第二张专辑《魔幻蓝天》中以清新吉他的英伦摇滚形象出现,向着感伤、细腻、敏感、唯美的层面回归。一个疯狂的文化时代里,一个啼笑皆非的音乐空间里,《生命之诗》固守了态度创造着所遵循的高贵与激情。高旗和他的超载乐队为我们演绎着那与生俱来的浪漫与不羁,而乐坛在被浮躁的流行歌曲搅和得毫无美感与力量时,终于依靠摇滚乐的全面复活而踯躅而行。

高旗人物经历

  1968年2月26日,生于北京古典音乐世家,父亲现为中国合唱协会主席、母亲现任职于美国电影艺术学院。但在幼年时并未接受正式的古典音乐教育。少年时代,对文学产生极大兴趣,并打下厚实的文学基础,为以后的歌词创作提供了积淀。高中时代,开始大量接触西方摇滚音乐、学习弹奏吉他。1986年,考入北京旅游学院英语系,并开始自己的音乐创作。1987年,创作了个人的第一首作品<每次都想拥抱你>。大学期间,陆续创作了<距离>、<太阳升>等歌曲,同时以个人歌手身份多次参加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北京工人体育馆所举行的大型演唱会。期间改编、翻唱了大量国外摇滚乐作品,其中包括BON JOVI的“NEVERSAYGOODBYE”(<过去不再来>);并且与蔚华、刘欢、成方圆合唱了<手拉手>。1988年,决定全情投入音乐创作,因此从学校退学,致力于和曹钧组建的“呼吸”乐队,担当主唱兼吉他,并负责绝大部分词曲创作。1989年,登上丹麦一著名音乐杂志封面。

高旗

  高旗1990年初,开始录制乐队的首张同名专辑<呼吸>,其中收录了高旗创作的《太阳升》、<别再试图阻拦我>、<回来>等8首歌曲。1990年2月,与“呼吸”参加于北京首体举办的“现代音乐演唱会”,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此次演唱会后来被公认为是中国摇滚乐势力的第一次大检阅。1991年,“呼吸”同名专辑在亚洲正式发行,成为中国新音乐的里程碑作品之一。万圣节,因高旗与其他乐队成员的音乐理念不同而离队,开始着手组建“超载”乐队,当时成员为韩鸿宾、赵牧羊等。1992年,参加在北戴河举办的“献给国际减灾十年”义演,受到了极大的欢迎。乐队作品<低下头是人间>被盗版收录于<中国大摇滚>合辑中。1993年,“超载”的第一首单曲<祖先的阴影>收录于<摇滚北京>中,此系列被国内外评论界认为是标志中国当时摇滚乐最高水准的品牌唱片。

高旗影视作品

高旗最新新闻

高旗图片

高旗相关明星